生命本身不能凝固,凝固即近于死亡,或真正死亡。惟转化为文字,为形象,为音符,为节奏,可望将生命某一种形式,某一种状态,凝固下来,形成生命另一种存在和延续,通过长长的时间,通过遥遥的空间,让另一时另一地生存的人,彼此生命流注,无有阻隔。
-- 《抽象的抒情》沈从文

越是浮躁的社会,能够沉下心来去专研某个领域,创作一个作品,显得弥足珍贵。
该如何去创作有深度的作品呢?
尝试梳理一二,帮助自己的同时,但愿也能够给你一些启发。

关键词:符号,模因,风格,清单,心理学,清单卡片,深度创作

一 内容的形式

当前信息的承载方式,最主要的有文字,图文,视频,和音频。
现在我们平时看到听到的自媒体内容,大多以下面的形式呈现。

按照我们人类对内容的思路形式,内容又可以分为信息型,美感型,叙事型。信息型如论文,美感型如诗歌,叙事型如小说等

这些作品通过特定的形式,把我们平时看到的具象的世界,转化成抽象的作品里,打破时空这堵墙,或迎合,或抨击你我,让我们产生情绪,参与其中。就像马克斯韦伯说的:

人类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

我们悬挂其上,同时一起编织。

二 风格

如果注意观察那些浏览量观看量点赞量特别高的作品,就会发现他们都很有自己的特色。
这个特色,就是风格。
这些app平台的产品经理和负责呈现作品的创作者,都是深谙人性的高手,他们知道怎么做可以让人产生错觉,如何把我们都一样的琐碎日常进行高度浓缩加工,变成模因,吸引你注意力,并通过收藏点赞转发传播下去。

模因:"模因"(Meme)最早由英国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1976年的著作《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中提出。模因是文化、思想、行为、风俗、语言等非生物学因素在人类社会中传播的基本单位。这个概念是为了与生物学中的"基因"(Gene)相对应,用以解释文化和社会现象如何传播和演化。具有可复制,传播性,长寿,可变等特点

好的风格,会符合大脑思考习惯,节省心力。有一句调侃的话“现在的人都失去了一种叫耐心的东西,如果一个事情140字内数不清楚,就不用说了”,虽说是调侃,但也道出了一个事实,要想在当前注意力稀缺的时代抓住读者的眼球,就需要让内容通俗易懂,像白居易的诗词,老妪亦懂。

好的风格,投入的精力要非常大。越是把一件复杂的观点或作品通俗易懂的表达出来,打磨过程就越是艰辛。海明威在写《永别了,武器》的时候,初稿花费了6个月的时间,写完初稿之后,才开始一遍遍地修改,光是改稿就又用了5个月的时间,他对每一个字、每一个句子都极其挑剔,以求达到最佳的表达效果。罗琳在写作《哈利·波特》系列时,也进行了无数次的修改和调整。她为了保证故事的连贯性和逻辑性,专门绘制了复杂的时间线和人物关系图,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好的风格,会有更深一层意思,值得反复解读和玩味。多处的隐喻和象征,把含蓄隐晦的观点,以暗示的形式传达出来,让人感到意犹未尽,有想继续深究摸索的欲望。

风格,是格调,是画风,是代表创作者特质的东西,是作者对于复杂世界的一种认知结构,读者观众最终能一直记住的就是你的风格。

三 清单和卡片

很多人虽然也看了很多书,有不错的阅读习惯,但因为没有结构化整理,这些信息都散落在不同的工具上,如石墨文档to do listflomo等等,好比宇宙中的繁星,虽然存在,但使用的时候,相互之间无法联系起来,记了也白记,提取很吃力。

要解决这个问题,清单和卡片就派上用场了。

信息是散落的,人的大脑却喜欢模式和结构化。就像你平时会用到思维导图,以一种体系的方式呈现信息信息就被激活了,不再孤零零的存在,相互之间有了意义。这些宇宙中的繁星,就好像都有了名字。
清单和卡片,可以是实用性,也可以感性的诗意型,要具备集中性和易检索性,最好放到一个平台里面,并且容易被搜索到。

四 难度

创作本身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消耗大量认知资源,需要不停的打磨。好作品背后是一个人,这个人没有直接和你对话,以作品为媒介,传达出自己的观点,创作过程其实就好像一个人在房间内自言自语了很久,还是高难度的自我对话,而创作者们每天都在做这样的事情。

创作之前,需要高质量的积累。按照认知心理学原理,“存储和提取是负相关”,即吸收的越容易,忘的越快。反之,如果吸收的越吃力,下次提取时越容易。比如你喜欢通过得到app里面的听书板块来获取知识,这些看起来很轻松的学习方式,现实中真正需要用这些知识的时候,你是不会马上想起来之前听过的。在记录卡片和清单时,也尽可能的增加一些难度,比如听一些课或者看视频时别马上记笔记,当时就好好听,听完之后再尝试记录,这样更容易记住。

认知心理学中,”必要难度”(Desirable Difficulty)是一个重要的概念,由心理学家罗伯特·比约克(Robert A. Bjork)提出。这一概念主要指的是一定程度的困难和挑战能够促进学习和记忆的长期保持。换句话说,过于简单或者过于复杂的任务都不利于学习,而适度的难度可以激发认知系统的活跃度,从而提高学习效果。必要难度的几个方面:间隔重复Spaced Repetition) 交错学习(Interleaved Learning生成效应Generation Effect)测试效应(Testing Effect)错误的价值(Value of Errors)深度处理(Deep Processing)等

长期坚持创作,需要脑力,体力,心力,三力合一,唯有热爱可抵漫长岁月。

五 模型

模型即框架,是把杂乱无章的信息进行有意的排列组合,帮助我们做出选择和判断。有深度的作品必然不会一团乱麻,在看这个作品的时候,我们大脑本身就是不停的在做预判,符合预判的表示认可,不符合预判的表示惊奇或反对。比如看一篇深度好文,或者长视频时,大脑就开始从旧记忆中调取框架,然后和当前接收信息进行碰撞组合,有触动的地方,再根据现实改变认知框架。

有了知识的模型,就对领域有了全局观,知道拼图还缺少哪几块。知识不是散落的树叶,变成了完整的一棵树,有树根,树干和树枝。

在《框架思维》一书中,作者把人类认知框架分为三个因素:因果律反事实思维,与约束。因果律比较好理解,就是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人自带抽象思维,可以把两个事物连接起来。反事实律是人可以提前在大脑中把可能发生的情况进行预演,大脑喜欢这样的脑补。约束律是对各种框架的控制,不至于一直思考下去,要先展开行动,让行动去反馈框架。

有深度的作品自带这些框架,能创作出深度作品的人,大脑信息知识,是以组块和组块之间的拼接而成。

六 故事

谁会不喜欢听故事的?

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的著作《人类简史》(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中,故事(或者更准确地说,集体想象或集体信念)被认为是人类文明社会结构的基础。赫拉利认为,人类的能力在于创造和相信虚构的故事,这些故事使得大量不相关的个体能够共同行动和协作。

故事是我们人类的集体想象力,在祖先们还是猿猴的时候,他们相互挠痒痒,连接成群,语言出现后,挠痒痒这种群体行为,就转变为了分享故事八卦。接着才有了组织,部落,家庭,宗教,国家,战争艺术,出现现代社会的公司,有了数不清的社会群体活动。

一个有深度的作品,即便是理性的,逻辑的,也一定是围绕人来展开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故事,故事直接反馈的就是人性本身,透过故事,我们看到了光明和黑暗,勇气怯懦,外放和内敛,君子和小人,爱和权利,自强和堕落,精英和草根,无私和自利,还看到了时间,空间,最终从故事里看到了我们自己。

有深度的作品,会讲一个好故事。

七 行动

要去看难的内容。如果看到都是碎片化的内容,只从某音,某红,某乎上摄取信息,很难形成自己的知识体系,再次提醒,“吸收的越容易,提取时越难”。细想一下,你从毕业之后,还有花时间去专门研究一个领域的整体知识体系嘛?只通过app听书的方式,这些信息就像空中楼阁,经不起时间的拷打。多去读难的书,大部头的头,而不是畅销书,把一本难书摸透,效果远大于读多本畅销书。你读了《清醒思考艺术》,就可以再去读《思考,快与慢》,接着还应该读《超越智商》。你读了《蛤蟆先生去看心理医生》,就可以继续去读《社会心理学》《进化心理学》《认知心理学》,这样对某个领域的知识架构才能建立起来。

你在这世界上经历了很多,你上学,工作,结婚,生子,老去,你有七情六欲,有高光,有低谷,有感性情感,有理性逻辑,有本能冲动,也有智能的克制。如果你不去记录,不去创作,不去体验更深层次的思考和记录岂不可惜。我们已经步入了AI时代,像chatgpt这样的超强工具,可以给我们提供无限的资料和思路,更加方便了创作者,其实我们已经拥有了创作好作品的一切资源,顺手的工具,海量的互联网资料,超大的外接储存设备,生动详细的教材,不用起来岂不浪费。

生而为人,除了可以传播自己的基因,传播你的模因同样重要。创作的过程,就是拓展认知边界的过程。

创作本身就是意义,
表达本身就是良药。

参考资料:
认知心理学》艾森克

人类简史尤瓦尔·赫拉利

《高手的黑箱》汤质